1831097935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资料 >

奥斯维辛集中营,仅头发就搜出7吨多

时间:2019-08-19

  海报上没有照片,只有几行刻板的话。然而,它足以把德国人的记忆拉回到60多年前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
 
  如果医学研究结果显示一个人的后代可能出现身体或精神缺陷的话,那么无论是谁,罹患遗传性疾病者都可被剥夺生育能力,海报上的这么一句话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一规定源于纳粹1933年7月通过的一项法律,那时希特勒上台仅6个月。
 
  在1月27日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德国一家名为Shoa.de的网站组织了一场为了不被忘怀活动,公开张贴或散发1800份海报、2万份贺卡和1.25万份传单,提醒人们牢记纳粹暴行。海报只在柏林地铁站内张贴。


 

  2005年

 

  空白象征忘却纳粹暴行的危险

 
  “Shoa.de”在地铁站内张贴了6种内容不同的海报。
 
  其中一幅海报上未写一字,以空白象征着纳粹暴行有从集体记忆中消失的危险;其余5幅则紧紧抓住与第三帝国有关的主题:大屠杀、二战造成的大规模破坏、安乐死以及希特勒对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的残酷镇压。
 
  

    集中营发现7.7吨头发

 
  现年29岁的尤利娅怀抱着婴儿,专心阅读着海报。她告诉法新社记者:“我认为让许多人读到是件好事。”
 
  芬兰游客黑尔克被另一幅海报紧紧吸引住了。海报上的话出自二战期间围困苏联城市列宁格勒(即圣彼得堡)的纳粹指挥官:“元首已决定将圣彼得堡从地球上抹掉。我们无意让哪怕一小部分人口活下来。”
 
  黑尔克说:“文字可能简短,但它提醒你注意,这并非古老的历史。”
 
  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威辛集中营,但只找到7650名幸存者和没有来得及运走的7.7吨头发


 

  奥斯威辛110万人遇害


 
  “我们当时不想引用希特勒或戈培尔的任何话,我们想要的是实际在场的人的话。这些短语应该铭刻在你的记忆中,”“Shoa.de”总裁曼内斯说。
 
  奥斯威辛集中营指挥官鲁道夫·赫斯的一番话也被写上海报:“我统领奥斯威辛直到1943年12月1日。我估计,至少250万名受害者被毒死或烧死;另外还有至少50万人死于饥饿和疾病。”
 
  奥斯威辛集中营死难者人数现已被历史学家修正为大约110万人。
 
  集中营的幸存者亨里克是另一幅海报的主题。海报上写道:“当我们打开毒气室时,我们看见死尸仍然站立着,他们的脑袋碰在一起。”
 
  除民间机构外,德国政府也将举行活动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德国总理施罗德近日表示:“德国的历史责任不会被相对化。”
 

  新闻报道
 
  联大首次纪念奥斯威辛解放60周年
 
  联合国大会24日首次为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举行纪念仪式,以提醒世人大规模谋杀仍在威胁着世界。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仪式举行前表示:“在那些集中营内摧毁600万名犹太人和其他人的罪恶是至今威胁我们所有人的罪恶。这不是我们能够抛给遥远的过去和遗忘的东西。”
 
  以色列、德国、法国、阿根廷、亚美尼亚、加拿大和卢森堡外长在仪式上发表讲话。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参加纪念活动。俄罗斯也派出了代表。
 
 



  1945年

 

  女间谍从奥斯威辛艰难逃离


 
  伊琳娜·伊万尼科娃初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时候,还十分妒忌那些被装上卡车的老幼病残者,以为卡车是对老幼病残的特别厚待,以免他们艰难步行返回营地。
 
  然而,伊万尼科娃渐渐发现,卡车的确很特别,车上的人都有去无回、无影无踪。后来她才明白,这些老弱病残者都被直接送到了毒气室。
 
  时隔六十余年,如今居住在莫斯科的这名原苏联女间谍仍然难忘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执行任务时遭逮捕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伊万尼科娃和同伴维卡双双从大学退学,进入苏联一所间谍学校。1942年4月,她们首次执行侦察任务,跳伞降落到白俄罗斯一片林区。然而,降落不久,她们即遭逮捕。
 
  伊万尼科娃和维卡在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度过了33个月,伊万尼科娃当时的编号为39952。
 
 
毒气房黑烟滚滚
 
  伊万尼科娃的牢房紧挨着一座三层高的楼房,房顶上高高的烟囱日夜冒着浓浓的黑烟,把楼房的红砖熏得漆黑。
 
  “每个人进去之前都会在入口处领到一个号码,以便在‘淋浴’后能够捡起衣服,”伊万尼科娃说。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33个月里,伊万尼科娃学会了吞下那些不能吃的根茎和浆果,学会了从劳作的田地返回营地的8公里路上四处寻找食物。
 
  
目睹妇女内脏被掏空
 
  伊万尼科娃面临的折磨不仅仅是吃不饱,由于罹患伤寒,伊万尼科娃后来被派到医疗营工作。在那里,她目睹了野蛮的实验。
 
  “在门格勒医生可怕的实验中,一些妇女的内脏全部被掏空”,伊万尼科娃说。而在所谓的“实验”结束后,纳粹医生扬长而去,只留下“病人”在痛苦中死去。
 
  集中营25号楼有“死亡楼”之称,那些被挑选进入毒气室的人就关在那里。“那些最虚弱的人被选出来,反锁在那里,他们得不到食物和水。他们可怕的尖叫声刺痛了我们的心扉,凡是接近25号楼的人都会被当场打死,”伊万尼科娃说,“过了一定阶段,痛苦便慢慢消退了。”
 
  讲起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情景,伊万尼科娃的声音很平静。
 
  
睡过头帮忙逃脱魔爪
 
  伊万尼科娃的遭遇虽然很不幸,但与死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逾百万人相比,她已经十分幸运了。
 
  1945年1月中旬,纳粹士兵从集中营撤离,带着囚犯们向西行进。
 
  伊万尼科娃回忆说:“德国人开枪打死所有那些跌倒的人,鲜血浸红了雪地。”
 
  第四天早上,伊万尼科娃和维卡睡过了头,点名时没有应声,最后被抛在了后面。她们躲了起来,看着纳粹军队渐渐远去。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我们的价值观
热卖军装
勋章饰品
联系我们

帝国军品购买热线

18310979350

Copyright © 2018-2019 帝国军品主要提供二战影视服装,绝无宣传战争思想、言论的意图。了解历史,才不会让历史重演。 正在备案中...